刺青之聲故事

「久世家」一個有著相當的歷史和特別的傳統的家族。

和所有崇尚和平與幸福的家族一樣,久世家的族人也渴望能安穩的一天天的生活下去。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久世家當然也不例外。即使這樣親人的死還是會給生者帶來無限的哀痛,戀人的死還是會讓生者感到刺骨的淒涼。於是就有人懷著對死者深深的思念在夢中與死者相會。

能與所思念的死者相會似乎是好事,但是不久,久世家的族人便發現一部分人在夢中與死者相會後就再也不會醒來了。對陰冥有研究的人意識到,生者是在夢境中到達了黃泉與死者相會,並在強烈思念的推動下跟隨死者走過了三塗河,去了冥界,便永遠返回不了。然而這樣導致的並不單單只是讓生者不再醒來,更為嚴重的是生者和死者之間相互的強烈思念會在黃泉之路上糾葛纏繞,思念會漸漸在纏繞中變為怨念和痛苦,並在陰氣和黑暗的包圍中積累,最終會導致這一切衝破黃泉,溢向人間。生死的界限會因此愈發的趨向於模糊,生者和死者的距離也會愈發的靠近,一切的秩序都會紊亂。後來這些事被外來訪問者得知,竟演變成廣為人知的都市傳說。傳說在某處的一個古老的神社中,人們可以見到自己死去的親人或戀人的身影,並且會在強烈的思念的推動下被他們引入這個神社最深處,從而到達冥界。而生者在現實的狀態卻是沉睡不醒,直至無緣無故的消失,這種消失的另一種說法便是「神隱」。
也許有人問,難道其他地方的人都是冷血,都不思念死去的親人?怎麼他們思念親人時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呢?原因是久世家正好坐落在黃泉的入口。而久世之宮的大宅正好坐落在黃泉的正中心「涯」的上方。涯便是冥界的入口,是通向「常世」的起點。死者會經由這里,穿過三塗河,到達真正的冥界。
正是如此,久世家才有「刺魂之儀」。選出巫女,將思念的痛苦轉化到痛苦之木「柊」上,並以刺青的形式深深的刻在巫女身上。這樣就能讓巫女通過身上的刺青替別人承受思念死去至親的痛苦,同時也用自己的身體去承擔他人所受的痛苦。被刺魂後的巫女,將他人的思念轉移到自己的腦中,將他人的痛苦用自己的身體所背負,在無盡的長眠中夢著他人的悲傷。從而斬斷了生者和死者之間的哀思和束縛,淨化了黃泉之路上不斷膨脹的怨念和痛苦,使黃泉路獲得了應有的平靜。很明顯,巫女在儀式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一代接著一代,巫女們在一次又一次的儀式中始終保持著異世界的穩定,也保持著人間的安寧。說起來似乎比較輕鬆,實際上巫女們的際遇是很值得同情的。簡短的說,她們的遭遇是「被挑斷手筋腳筋,並且手腳被刺青木釘住,用柊進行刺青,舉行戒之儀,之後便是永久的痛苦的沉睡」。

此外還有兩個傳說:

  • 傳說曾經有一個失去了戀人的少女,因為思念戀人而痛苦著,於是她在自己身上刻滿了刺青,以此來轉移或象徵對死去戀人的思念的痛苦。

  • 有一個很善良的人知道了少女轉移痛苦的方式。他為了替別人承受思念死去的至親的痛苦,而把刺青紋樣刻在自己的身上,由自己的身體去承擔他人的痛苦。後來許多人在聽說了這樣的傳言之後,都去找這個刺青之人,希望把自己對死去親人的思念轉化成為他身上的刺青。於是漸漸的,這個人的全身都被刺青所布滿了,最後連他的眼睛都被紋上了刺青,但是傳說中眼睛有著鏡子的功效,當這個人的眼睛也被刺青了之後,所有加諸在這人身上的痛苦就像被鏡子反射一樣全部反射回了那些施加者的身上。


而實際上,當痛苦被承擔者從眼睛中反射而出時,就是承擔者 ( 也就是巫女 ) 醒來的時候。這時黃泉之門便會打開,所有的怨念和痛苦會蜂擁而出,每一個生者都會被影響,導致他們長眠不醒,被所有噩夢和痛苦侵蝕。這也就是「破戒」。巫女的作用實際上也就是鎮壓住破戒的發生。
作為儀式的前奏,久世之宮需要被重新封印一次。而這也需要大量的人柱。於是無數的工匠被招募進來,對宮殿進行修整。短期的工程後,工匠們全被久世家殺死。只留下一個技術比較好,而且不太喜歡說話 ( 就是嘴比較關得住的 ) 的工匠做下一代工匠的工頭。很快又該進行這一次的儀式了。這次被選中的巫女便是久世零華。其實零華本來並不是久世家的人。本名雪代零華的她原本所在的村子因為不明原因而毀滅,她也失去了所有親人。之後她被久世家當主久世夜舟接入久世家,收為養孫女,更名為久世零華。零華的戀人叫做乙月要。
乙月要其實是正宗的久世家後代。他原本叫做久世要。是久世家當主的女兒久世鏡華和民俗學者秋人生下的孩子,因為久世家不能留下男性 ( 並且男孩做不了巫女和鎮女,也無法參加祭祀 ),而且就算繼續留下來的話,到了四歲也會被放逐,因此鏡華將秋人給她的耳飾給了要 ( 要後來與零華相戀並把耳飾送給了零華 ),並將要交給乙月家,乙月家便將其收為養子,從此更名為乙月要。
久世家的傳統是禁止男性,只是為了延續血脈也需要引入男性傳宗接代。但他們只能是客人,不能進入久世一族,女性一旦懷孕,這些男性便要被流放。民俗學者秋人就是這樣進入了久世家,並且與鏡華相戀並生下了孩子。之後秋人便被流放,只留下一句「我很喜歡妳的頭髮」,讓鏡華一邊苦苦的思念,一邊不停的梳理和收集著自己的頭髮等秋人,但最後秋人也沒有回來,鏡華便鬱鬱的死去了。零華和要最初是在村子中進行了華麗的相遇並從此互相深戀。等到要借助納柊的機會回到零華身邊的時候,零華已經被執行完儀式,在棘獄沉睡了。以前那個可愛活潑的女孩就這麼被刻上了滿身的刺青,在噩夢中無止盡的承擔著他人的痛苦。

要當然不甘心但是又無能為力。他也知道久世家的儀式,知道不能讓零華醒來。但是他還是想再見零華一面,哪怕一面也好。可是他想不出任何辦法能進入棘獄去見愛人零華。無計可施之下,四鎮女之一雨音幫助了要。雨音其實是要的親妹。是鏡華跟一個不知名的男人生下來的女孩。而雨音從母親鏡華那里得知了她還有一個哥哥。因此雨音冒著生命危險幫助了要。之後雨音果然被殺死,殺死她的正是其他三個鎮女,因為她觸犯了禁忌。要冒著破壞禁忌的風險,也冒著隨時可能出現的生命危險 ( 被發現會當場處死 ),從藏書庫跳到久世之宮的房頂上,從那里進入刻宮進入了棘獄,為了去見自己的愛人零華一面。只是想見一面,目的單純無比。要見到了零華。零華在夢中也見到了要。
長眠中的零華見到了自己一直思念的要 ( 只是在意識中感覺到 ),她並沒有實質的醒來。當然也不會發生破戒。她只感覺到要那溫暖的視線在和她對視。她只是覺得這樣很安詳。也許對於他們來說,這樣便足夠了。如果能一直這樣持續下去,該多好。如果能一直這麼溫暖的對視,該多好。如果能…如果?可惜這一切僅僅是如果。如果在久世家當主久世夜舟的出現下顯得多麼卑微和渺茫,顯得多麼無助和迷惘,顯得多麼愚蠢和可笑!於是出現在要身後的久世家當主沒有猶豫,刀起刀落。要倒下了。

要沒有死。這只是我的一個噩夢…噩夢…噩夢…對付噩夢的辦法,只要醒來就可以了。對,醒來吧。醒來的話要就還會在我身邊,他沒有死,他會微笑著出現在我身邊。只要我醒來…醒來…醒來…
毀滅開始。

零華醒了。為了不讓要在自己的夢中死去。為了証明要沒有死。

但是要還是死了,「破戒」發生。
最痛的痛楚被零華完全的接收了。她的眼睛被沒有邊際的痛苦狠狠的刻下了「柊.蛇」的痕跡。古時候,人們相信「蛇」是神派來的使者,蛇也代表了不吉祥和災難。當某人身上的蛇紋刺青多到不能再多時,也就表示那個人的痛苦達到極限,那個人的心和靈魂會被蛇吃掉。因此零華那曾經美麗深邃的眼睛被痛苦牢牢佔據,曾經的一汪清湖變成了反射一切痛苦和惡意的鏡面。所有將痛苦放在巫女身上的人都被反射回自己的痛苦。黃泉之門也在此時打開,裏面的痛苦和噩夢一湧而出,包圍了整個久世之宮。而所有的巫女遭受過的痛苦也在此時借由零華的眼睛四下射開,圈住周圍的一切,鎖定所有的死者和生者。死者將徘徊在三塗河前,永遠的來來回回,無法得到引渡;生者則被自己的怨意和思念所羈絆,跟隨著死者飄蕩的腳步四下不定,直到等來噩夢和痛苦的徹底洗禮。


x 轉載自原作者:野比在皆神村 ( TGSzone )
 - 1 / 1 - 

CAYIN
 00:12 10/26/20120 0
系列最喜欢刺青了,强烈盼望汉化


返回頁首

平成 26 年 氷月 ひょうげつ
  12 19 日「金」5:22 pm